首页 > 智慧 > 正文

期货“闪崩”怪了谁 量化交易惹是非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发布时间:2020/2/14 16:50:08

  □本报记者 官平

  尽管一个月过去了,期货投资者记忆犹新,基金经理吴红力(化名)对发生在今年购物狂欢节“双十一”夜盘的行情仍然心有余悸,自己管理的两只产品遭遇了大幅回撤,他做了十多年的期货,也没遇过那么多品种在三五分钟从涨停到跌停的情况。

  谁引发了期货市场“闪崩”?量化交易惹了是非。于12月初在深圳的一次期货大会上,永安国富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肖国平指出,今年国内商品期货市场波动加大,与市场结构变化有很大关系,因为量化交易占比太多,导致市场波动的方向加剧。然而这一观点并不完全被业内认同。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发现,虽然量化交易只是一种交易模式,不少市场人士对量化交易戴着“有色眼镜”,有些把它当作“赚钱机器”,有些则把其妖魔化。

  “闪崩”那一晚记忆犹新

  吴红力没有理由忘记“闪崩”那一晚,眼看今年就要过去,可就是这一晚数千万元的盈利几乎说没就没了。

  “才几分钟,棉花期货从涨停到跌停。”张红力说,11月11日下午收盘后,自己手上留着盈利颇丰的棉花期货多单,可就在期货夜盘开始后1个小时左右,说变脸就变脸了,从涨停突然一路到跌停,除了棉花外,菜粕、锡等10个品种几乎也在同一时间触及跌停板。

  尽管自己平时严格控制风险,均对仓位设了止损线,但那一晚似乎止损也没有用,价格直接击穿了止损位,并没有充分的流动性让其成功止损。眼看着账户里的盈利数字就被抹了。

  有机构对当日夜盘“闪崩”进行了随机调查显示,超过一半受调查人士认为“闪崩”是因为前期商品期货涨幅过大,资金投机过度导致风险叠加。

  据中国证券报记者统计,在“闪崩”当周前,类似于期货大盘指数的文华商品指数已连续7周上涨,累计涨幅接近50%。数据显示,截至11月11日夜盘收盘,焦炭、焦煤、动力煤期货价格今年以来分别累计上涨227%、175%和112%。就在11月,橡胶、铜、螺纹钢等其他大宗商品也快速上涨。以铜为例,上海铜期货主力合约在“闪崩”当周与前一周累计上涨接近20%。

  张红力做期货已经十余年,但遇到这种多品种同时间“闪崩”还是头一回。但回想起来,他说,其实“闪崩”之前调控政策的警报早就拉响了,国内三家商品期货交易所一再提高保证金比例,而且压缩了涨跌幅的限制,甚至对“绝代双焦”每天的开仓数字都做了1000手的一个限制,其实就是想给这个市场降温。但实际上,自己并没有理会。

  “商品上涨幅度已经相当大了,中间又没有出现过调整,那么从技术上来讲,也有一个调整的需求。自己心里有个预期,但还是没去减仓,”张红力说。

  对于“闪崩”,上海一期货私募大佬对记者表示,上涨过快就会带来调整,哪些调得浅,还会继续上涨,哪些调得深,完全取决于背后的供需。具体来看,截至11月11日夜盘收盘,动力煤、焦煤的期货主力合约价格虽然涨幅收缩明显,但仍然为正,分别达到1.63%和1.04%。反观PTA、菜粕、橡胶等品种,行情逆转时首当其冲,至收盘分别跌5.73%、5.04%及4.83%。后者的下跌,恰是对于前期资金强力拉升上涨的否定,因为这些品种的需求并没有那么强,而产能也从未缩水,一旦投机资金撤出,价格快速回落是正常现象。

  该私募人士表示,从一个涨停跌到打平,一晚上8%的振幅从绝对波幅上看并不大,但是从时间上来看很大,因为就用了几分钟的时间。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看到的是流动性的明显流失。程序化交易在推波助澜,造成了过大的波动。监管层在程序化上面应该有一些措施,不能让它乱来,这么高频的交易一定不是人工能够完成的。

  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发现,实际上不仅这位私募人士有类似观点,多数私募均认为“闪崩”与自动化程序交易有关系,并指控其在11月11日夜盘行情推波助澜。

  量化交易惹是非

  程序化交易也是量化交易的一种,但实际上又有区别,程序化交易是一种自动交易方式,是一种交易手段,而量化交易则是一种投资理念,相对于主观交易,它是利用数学模型通过计算机技术代替人脑判断,做出投资决策的一种投资概念,具体包括统计套利、算法交易等具体方法。

  在12月初深圳举办的一场大型期货会议上,永安国富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肖国平公开表示,今年商品期货市场波动大和市场结构有很大的关系,市场的结构发生了变化,最大的变化是量化交易的比例变多。

  “国内机构投资者确实还是太少了,但是市场上量化交易的又太多了,结果导致市场波动的方向会加剧,这是我在市场交易十几年的切身感受。”肖国平说。但中国证券报记者发现,很多业内人士对此观点有认同也有异议。

  深圳一家期货公司机构业务部总经理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部分认同肖国平的观点,但从“闪崩”原因来看,并不能把根本原因归结为量化交易,量化交易不能背黑锅,因为量化交易只是一种交易技术,它本身并不能导致行情暴涨暴跌,行情的本身演绎终究是供需关系的变化,而量化交易可能增加了行情波动率,因为行情在涨跌过程中可能触发了一些程序化交易设定的止损止盈位,最终导致了连锁反应。

  程序化交易中,有一种由于交易频率异常高而被叫作高频交易,市场多数人士认为其是市场的“寄生虫”。一些不愿意具名的私募人士表示,“高频交易确实赚多赔少,胜率非常高,现在也被监管层通过限仓、手续费等方式限制。”

  2010年5月6日下午约14:40,道琼斯工业指数盘中自10460点开始近乎直线式下跌,仅五分钟便暴跌至9870点附近。当天指数高低点差近一千点,最大跌幅9%,近1万亿美元瞬间蒸发,全球交易员和投资人全部傻眼,犹如坐了一趟云霄飞车。这一交易日也创下美股有史以来最大单日盘中跌幅。美股闪电崩盘事件,其疑凶也被认为是高频交易。

  “在概念上,一些个人投资者常常把量化交易和程序化交易甚至高频交易画等号,这是不对的,是有误解的。”张红力说,只要你不是听消息来做交易,甚至只是通过MACD指标(指数平滑移动平均线)顶背离、底背离进行交易,也是量化投资,因为MACD指标是有严格数学公式计算出来的。

  不能戴有色眼镜看量化交易

  量化交易在中国实际上存在已有多年,只是在近几年渐渐流行了起来,但主要应用在股票市场,不少投资者用量化交易的概念或者方法选股、选行业进行投资。

  “一些华尔街的团队找到我,说你的交易方式怎么这么老土,大家都开始做程序化交易了,用机器交易又轻松又赚钱。”张红力说,作为主管趋势交易者,他也曾经试过用程序化交易,但实际是效果并不如那些自称华尔街回来的团队所说,其发生的风险也可能很大,并不能神化了量化交易,特别是程序化交易,机器不一定能战胜人,但不得不承认的是,量化交易将是一种不可逆的趋势。

  一些业内人士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当前国内量化投资仍处于起步阶段。设计思路、设备硬件、数据收集等仍与国外有一定差距,需一段时间进行调整和完善。但国内未来量化投资仍将成为主要投资手段,因为资本市场的发展规律正是如此,投资者将从散户居多向机构为主转化,非理性风险逐步降低,追求低风险稳定回报,而这些正是量化投资在逐步实现的。

  上述私募人士也认为,量化交易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数据,需要对历史数据进行收集、分析、检验来建立策略,但是由于国内历史局势不完整或者不一致,就有可能发生偏差。同时,数据在根据市场情况不断发生变化,只有完整地经历市场的不同洗礼,才能更好地应用于市场,服务于投资决策。

  在期货资产管理市场,量化的“天敌”是规模。张红力说,有些策略可能1000万元的规模可以赚钱,但1个亿或者5个亿的规模就不一定了,甚至亏损,甚至有人把量化交易当作股市里的印钞机,这是极其不理性的,“量化交易的策略和模型并不是那么简单,或者说是一成不变的,机器不可能做到让你不用思考去赚钱”。

  但量化交易也不是“牛鬼蛇神”。郑州一期货私募人士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包括“闪崩”在内,期货市场波动率与量化交易并无直接关系,量化交易不能背黑锅,同时量化交易只是相对于主观交易的一种交易理念,它也是未来发展的一种潮流。

  业内人士表示,期货市场主力品种投机性强、流动性好,很多期货品种都会同时出现双主力合约,便于进行跨期套利,相对来说期货市场更适合做量化交易,当前量化交易正在国内期货市场蓬勃发展,监管层应该正确认识量化交易,而不应该将其与高频交易等同,限制其在国内发展,相反应该规范其发展,以推动中国资产管理行业的发展。
相关阅读:
租房网 https://zufang.zhuge.com/